當前位置:首頁 > 新派武俠 > 武林公子
第40章 大結局
作者:本少爺 | 字數:3178 字

天剛剛的微曉,遠處的一騎風雅自富陽欲宮飛馳著出去,上面一個看起來白衣翩然地飄逸的公子,而在他的身后則是緊隨著一個人影。

“那么你不是來要找別的人的嗎?那你跟著我是想要干什么啊?”劉風翎沒好氣的問身后的緊跟地喬天宇。

“我是要跟你一起去見師父。”

“啊!”劉風翎吃驚那是相當的不小啊,差那么一點點就要從飛馳地馬背上摔掉下來。就在剛才,喬天宇是說要竟然和他一起回去見師父嗎?但是他是和那兩個老怪物到底是有什么樣子的關系嗎?

“你真的是要見我師父那個老人……人家有何事?”到最后兩個人字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然后就變成了客氣的人家兩個字。

“我其實……這個其實是我是要想見見他地師父。”這個一向是桀驁地喬天宇難得能夠說話這樣緊張。

你說什么?劉風翎更加的吃驚了啊,武林皆知他師父那是性情很是古怪而且是一個聽說是難以去捉摸的一個人,相對于凌井焰地師父木楊龍地評價那最多的就是死不悔改,冥頑不化。要是真的要說到一個人的脾氣古怪,那么他去認個第二,那自然是沒人去敢認那個第一的。

他地外在其實是個很清冷地人,就仿佛是浩渺的如同在天際邊緣的明月,那月中的仙子,那種孤高的清傲感,給人的感覺就是凜然而且是不可以去侵犯的。其實說白了他是一個小氣和記仇地,最主要還奸狡的若狐地人,喬天宇要現在去找他那豈不是真的是送羊進虎口?雖然劉風翎不是特別喜歡喬天宇,付如冰中毒和凌井焰有著一些分不開地關系,不過他卻是真的為了找凌井焰才到富陽欲宮地,并且以前還想殺付如冰,只不過劉風翎實在是不想去看到真的有人會重蹈以前自己地覆轍了。

“那么你找他到底有何重要地事?”劉風翎小心的控制著手中地馬韁,以便于防止一會兒的自己會受不住那種打擊然后直接就從馬上然后摔下來了。

“是有那么一點點的私事了。”

“嗯嗯。”看到這個人真的不想去說他也未曾一門心思的繼續去追究,所以呢,勸他地一件事情還是最終算了,要是等一會見了,他說我是故意的不去告訴他,那他豈不是很冤枉了嗎!最后、主要是免得等一會兒的他去誤會是自己的感覺是故意是不讓他去見長輩的一般。

“那么你怎么才能夠知道只要跟著我那么最后就能夠見到他呢?”本來這個小問題在剛才的就在了,不過此時才突然想起來才會去問的。

“那是焰他告訴我地,聽他說他師父和你師父住在個地方,只要是想找他師父只要能夠讓你返回去也就好的。”

劉風翎在心里面暗笑,這凌井焰明明就是真的不想讓喬天宇見他師父,他要知道,那么久,自己是長年侵受那兩個人老怪物的荼毒,現在不易的能夠擺脫了的,他怎么有可能再一次自己再次的往火坑的里面去跳呢?這次要不是去為了付如冰地毒,想要他返回去那恐怕真的是千難加萬難地了。

一個念頭快速的閃過劉風翎地腦海,這樣的結果莫非凌井焰就是已經知道了付如冰會中用憶紅塵制地毒,要是知道了自己是非回然后去找那兩個人不可的嗎,所以呢,才會對喬天宇說這樣地話。由此可見,這次地中毒的事件那絕對是不簡單的。只不過又轉念的一想,憶紅塵酷似幽蘭華陰,而且是嬌貴的很,也只有在玉闕宮地一線天的邊上才有這樣不大地一片,要是一但能夠查出,憶紅塵就一定是會去懷疑他的,他自然是不會做這樣笨地事,就把禍水這樣的引到了自己的頭上。

只不過這個小念頭就算是只是在腦海里面一閃,但也如同是附骨的蛆一般的侵蝕著劉風翎地心,要是這只是只是他故布的疑陣地方法啊?要是,他或者是一個幫兇了呢?

劉風翎和凌井焰雖然是自小就在一起開始學藝的,也可謂是在一起同時玩耍的兩小無猜了,只不過他們地脾氣所致,也是也就并沒有那么多地感情的交流,劉風翎生性是清冷的,這一點上和木楊龍有些的相似,于是兩個人也就并沒有了什么樣的的濃情和厚意了。只是去要他能夠接受自己從小時候就一起在一起慢慢的長大,現在由那個熟悉的人一手帶出來,地人會用這樣卑鄙地手法去對付他最重要地人。

“那你具體的要不要我回去吧?”喬天宇見劉風翎長久的都不理他的,只是顧著自己去沉思,便有些的不耐煩了。

“當然了,現在你可以是跟著我的,只不過我現在趕時間,具體的能不能的跟上就是要看你地了。”劉風翎丟下這么句話,竟然也是順便的丟下了滿心地驚疑和難安,然后狠狠的朝馬的臀上就抽了狠狠的一鞭,然后飛快的向前方奔去。

此時已經不在是一個人去胡亂的猜想地時候,付如冰毒素已經入侵然后一個人躺在自己的床上,岳江天只不過是給了他短短的九個月地期限去完成這三件事了,此時他連“仙蹤林”的具體的地點都還是不知道的,其他的兩件事那更是一點點的頭緒也沒有。

他就現在就已經在離開天宇峰的時候可是狠狠地戲弄了他的,他那個記仇的小人,絕對可以記得這個時候,并且根據劉風翎對他的了解,他記的時間越長,報復起來也就越厲害。所以這次回去問出“仙蹤林”的所在,那就算是困難不斷地啊。

在劉風翎和喬天宇一路上那可是無話不談的啊,原來就以為能很快甩脫喬天宇的劉風翎真是很是出乎意料啊,他的馬是凌井焰送的,那可是皇家寶馬啊,塞外的良駒,是日行千里的寶馬啊,本來以為不出半天就能把喬天宇扔下了,可是沒想到,等到夜晚劉風翎停下來吃飯的時候,喬天宇還是跟在他的不遠處。

劉風翎并不會什么相馬術,但是他也看出喬天宇的馬從體力,腳力上來說和自己這匹良駒有著不小的差距的啊只是不知為什么喬天宇能夠緊緊的跟著?

當喬天宇走近的時候,劉風翎發現了問題所在。喬天宇的腳步很是無力啊,呼吸細密急促,明顯是體力透支的表現啊,在結合馬的速度,他利馬就明白了。喬天宇跟在后面的時候,一直用內力提著一口氣,也就是在馬背上施展輕功,使得身輕如燕,這樣馬幾乎沒有負重,那一定跑得比其他的要很快,于是他的馬能一直跟在這匹日行千里的寶馬后面。

只是現在這樣做,雖然馬的速度是很快,擔子也是小了很多,不用任何休整可以持續上路,但是作為騎馬的人負擔過重。而且,虧得這個方法是四公子之一的喬天宇用,要是換作別人,那么可能早就內力盡失從馬背上落下來了。

劉風翎微嘆了嘆氣,他這么做又是何必呢?問出地址自己去不就好了?萬一今晚休息不好,明天又用這種方法趕路的話,很快就會沒有體力了的。

雖然像是這么想的,但是李易峰不會心軟,他不會為了這么一時心軟而拿付辛博的安全開玩笑。

“我會告知你天宇峰的現在的住的地方,你自個想辦法去吧!”

“既然他說讓我跟著你回去,我就要用這種方法回去,絕對不能偷懶。”喬天宇抬起頭看著他,眼神都是不羈。

“那就你就隨便啊。”劉風翎懶得和他多做解釋,反正撐不住了自己會放棄的,除了付鸞斐之外,他懶得和一個人說那么多解釋性的話,完全沒有必要。

但是第三天一大早,天就開始剛蒙蒙亮了,李鸞斐就起來做準備了,時間很是匆忙啊,他不得已的休息調養的時間減少到了最少。如果這次出門騎的不是這匹千里馬,實在方便舍不得半路丟棄,他一定一路上在驛站換馬,不眠不休趕回天宇峰。

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喬天宇也絲毫不落在后面,快速整裝待發。劉風翎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自顧自地上路了。

一路上,劉風翎除了給馬匹一些必須的的休息外壓根就沒有停過多久的,然后就一直以最快的速度在奔馳。吃飯什么的之類的廢話,也是在馬背上解決的。硬是把原本接近兩個月的行程縮短到三十幾天。

天宇峰近在眼前的時候,劉風翎就明顯松了一口氣,越是在路上縮短行程,就代表九月之期的安全性就越高,他也就能稍微放心一點來對付絕域天的刁難。

誰知他還是放松得太早,不知為什么,天宇峰的機關設置,八卦演練變得更加玄妙,變幻莫測,好幾次他都差點踏錯生死門,陷自己于萬劫不復的深淵。

“一定是那個老怪胎啊,算到我要回來就故意的加強了禁制,現在就明顯的就是要報復,真是小氣!那個死老頭也真是的,可惜我叫了他那么多年的‘師傅啊’,這種現在居然連給我開個后門也不敢,他媽的還真的是窩囊!”

劉風翎碎碎念的說著,這是付鸞斐不在的時候,他最很是人性化的那么一面啊……

所謂一天為師終身為父,與師傅之間的情感又怎能用一言一語來表達,您老的情意,徒兒今后慢慢報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