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派武俠 > 武飛揚
第23章
作者:雙節棍 | 字數:2849 字

愛情,能讓人有無比的勇氣。

戰無懼的鱗甲上布滿了無數火光。當然,這是含有無比勁力的兵器與鱗甲交擊產生的。

他是巧匠魯連的徒弟,這身鱗甲,自是他師父采多種合金和一種現今稱之為(鎢)的融合而成,再加上北方極為稀罕的千年冰蠶絲,交串編織,才形成這鱗甲。

波浪刃口更是削鐵如泥,雖夜色昏暗,但閃閃金光,在月亮的照射下,仍是無比耀眼。

追兵趕來了,多種暗器也像下雨般的飛凌而來。

“快走!”

戰無懼的眼神柔和的看著韓凌霜,試圖安慰著受到無比驚嚇的她。半空中他輕柔地撥了撥韓凌霜,有些凌亂的發際,愛憐的神情讓韓凌霜大感不妙。

“不要啊!”

戰無懼在閃躲的激戰中,脫下他身上的金色鱗甲,給韓凌霜包上。

脫下鱗甲的他,身上處處中了來襲的暗器,也受了很多刃傷。他滿臉血斑、既痛苦又喜悅的看著他深愛著的女人。

或許這是他見她的最後一面。

鱗甲可以拉伸組成方型金盒,讓韓凌霜靜靜的躺在里面。且鱗甲富有韌性和彈力,在落地的瞬間,不至於受傷太重。

她想抗拒,但無法抗拒他眼底的深情。下意識的乖乖聽由擺布。

她,早已是他的。韓凌霜早已認為。

脫下他的面具,一個禁臠他許久許久的禁制,這是師父以上天有好生之德,從狼族手中救回他。狼族把他視為惡魔,不祥的惡魔。而他雙包胎哥哥,則是狼族未來繼承人,戰無畏。

戰無懼皺緊了臉龐,痛苦的大吼。全身的骨骼霹靂啪啦響,向液體一般的不規則的擴張當中,也在身體周遭長出了絨毛。

雙手握拳的他,極力的保持人性的清醒。他將韓凌霜用力的拋向遠方,像光一樣快,行進中還在天際劃出一道疾狂的旋風,讓人幾乎無法站立。

而韓凌霜在含著淚眼的同時,看到戰無懼的真正臉孔,一道刀疤,很深。這是她在被丟離追殺地點的時的最後一面,很深刻,也很痛心。

他,痛苦的眼神看著沒入天際的金色光點,不停的揮臂狂擊周遭來襲的眾人,阻止他們前去追殺他的女人。

在全身組織不停的激生下,戰無懼變的無比的高大。他的臉孔漸漸的變的細長,長出了青色的鱗片,舌尖交叉的紅艷長舌,不停的向外伸展。眼中發出青磷的冷光。

像蛇,他的頭就像巨大無比的蛇。

全身的傷口,在組織的膨張之下早已癒合。金、綠、紫、黑交錯的絨毛不僅駭人,也讓刀槍等普通利刃無法傷之半毫。

巨大的身軀,并沒顯得笨重。相對的,力道更為兇猛無比。

許多人紛紛的落慌而逃,但早已失去人性的他,仍不停的追殺。只有“魔爪”、“圣槍”、“瘋劍”等高手力拼著。

雖表皮無法用普通利刃傷到,但這些武功修為非凡的人物,怎是一般販夫走卒、市井小民能比擬?

失去的獸性的他,傷痕累累,漸漸的疲累不堪。

再兇猛的獅子,也敵不過鬃狗的團結啊!

在一個失足下,戰無懼跌入山谷。

夜黑,隱約的可以聽到狼叫,很哀凄。

誰也沒發現,有一黑影,躍過山谷而來。

人與人之間的宿命,有時會因奇妙的際遇,而有錯縱復雜的匯集點,產生人世間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

“這是哪里?”

“醒了、醒了。姑娘醒了。”

韓凌霜躺臥床上,幽幽地張開眼,全身酸痛的想起身。一個農婦從房門口看見,便急忙的將她安頓好,興高采烈的去通知她丈夫和門外的兩個男人。

沒錯,那送她來此這兒,就是郭嘯和爾特。自從他們在大雨中的樹林間再相逢,便一起動身尋找黑劍修羅的下落。一路上爾特很少提及他的姐姐,一路上所說的話語也變的稀少無比。雖然郭嘯很納悶,但這是個人私事,便隱忍於心。

而韓凌霜是他們路過,看到天上掉下來一顆像金色流星一般的東西。他們追趕過去,就看的韓小姐躺在那里,昏迷著。而她躺著的金色鱗甲所組合而成的金盒卻已消失。

他們在現場看到有人曾經來過,因為在她周圍有幾個頗為輕靈而且似有似無的腳印。可見的此人內功、輕功修為相當高深,決非一般武夫。而(他)為何在他們出現後,避不見面,這令他們也頗費思量。

在救人要緊的情況下,郭嘯便一口氣將她背在身上,找一個農家暫住。

“姑娘,請問你為何在夜晚時分,躺臥在荒野中昏迷不醒?”

郭嘯、農婦都站在韓凌霜躺臥的房間之內,而爾特斜斜地靠在門邊,似乎漠不關心。

農婦熱心的向虛弱無比的韓凌霜喂粥和敷藥,順口問了她幾句。

韓凌霜熱眼盈框,一直掉淚,讓在場的所有人不知所措。除了爾特,仍舊看著天空。楚楚可憐的模樣,著實令人動容啊!

她想著與戰無懼近乎死別的情況,不禁的後悔沒跟他一起死。她流著淚,手肘上的衣袖輕輕的拭著,一直哽咽。

“別哭,別哭。這麼標致的姑娘,哭的連老身自己心都酸了。你先躺下,好好休息。”

“婆婆,我沒關系的。只不過想起傷心的事。這里是那里?”

“這是交州邊境,是這兩位公子帶了你過來。”

“謝兩位公子。小女子韓凌霜幸蒙公子搭救。”

“這本應該是你的東西吧!”

“你怎麼有這本書?黑劍修羅是不傳之密?這是誰告訴你的?”

韓凌霜不語,接住爾特從門邊丟過來的“狼月新紀”從他的口氣中,韓凌霜知道了他們都應該看過這本書。可是這本書是空白一片的啊!他們怎麼看的到?

(難道這是師父說的有緣者?)(這黑劍修羅是傳說中將出土的密寶?)(它一定有驚天地而泣鬼神的力量;如果得了它,應為大宋增添不少戰力。那我得跟他們前去尋找這東西,好為大宋出一份力。)(對了,師父有教我些易術五行之類,應對破解迷陣陷阱有所幫助。看他們穿著像蠻荒野人,照理說應該不會,倒不如用上一用。)凌霜腦袋瓜不斷的思索,該如何說服自己和他們前去。

“我師父是信安隱者杜時昇,天下第一智者,也是這寫本書的人。”

“他說,這藏寶洞窟內有重重迷宮和陷阱。我學過五行易術、奇門遁甲,自己應可以幫上忙的。”

“加上我是不會武功的弱女子,現今有很多武林中人在搶奪這本書,而且知道它在小女子身上。世道紛亂,小女子孤身一人深怕遭遇不測。請讓我隨你們一起上路,免的慘遭不幸,好嗎?”

韓凌霜眼神汪著淚水,讓人看了後,不禁起了愛憐之心。她有些害怕的神情看著郭嘯,讓郭嘯無法抗拒。

其實她自己早知道這招對男人最有效,而且履試不爽。

郭嘯看了她,心中有點不忍,苦笑的轉過頭問門邊的爾特。

“好吧!先警告你,這路上很危險。哀,帶一個千金大小姐始終不方便。先說好,我們只是隨行,你要適應我們這荒野武夫,而不是我們去適應你。到時可別大驚小怪。還有,別搞鬼喔!”

“嗯!”

爾特接受郭嘯眼中的請求,無奈之下只有答應,并跟韓凌霜約法三章。

幾天之後,一行三人便往魯地出發。

“你確定找的地方是對的?”

“沒錯啊!按你們所繪制的地圖本,和師父的解說,應是這里沒錯啊!”

“那這里怎是一片大海?”

“我看看。”

“凌霜說的沒錯,可是這里怎會是一片汪洋大海?”

他們一直穿過重山,到達山東勃海地區,可是一到地圖上的地點卻是汪洋的一片大海。這一切真讓人難以置信。難道書本上的地圖和郭嘯香袋里的小白石都指錯了位置?

黑影山,神秘的地方,平時是看不見的。可以說是存在於某度空間,某個時空。

雖有狼月新紀和郭嘯香袋內的小白石地圖指出地點,但并沒說明方法如何進入。

這對他們都是中無比的驚訝和震憾。

他們三人分頭不停在這附近找尋些蛛絲馬跡,卻仍一無所獲。

“快天黑了,倒不如去附近的村莊問問看,順便先住一晚。”

“也只能這樣了。”

韓凌霜無奈的攤攤手,只好到附近的北青村住上一晚,順便向村內打聽打聽這“黑影山”的下落。

神秘的地方,遙遠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