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無限星光
第43章 大結局
作者:婷玉 | 字數:2361 字

到了晚上天黑了,夏勝朋的燒才完全退下去,曾航守在病床前流著淚握著夏勝朋的手傻笑,“沒事了,沒事了。“

總算完全退下去了,曾航送了口氣,現在就看什么時候醒了。曾航坐在床邊的凳子上,溫柔的看著還閉著眼,舒展了眉頭,臉恢復了原本白色的夏勝朋。

“真好,幸好。“

夜深了,凌晨多了。夏勝朋慢慢覺得全身都很舒服,涼涼的,頭也不痛了,沒有奇怪的感覺,只是有點口渴,感覺口干舌燥。

“水…水…“病床上突然有了聲音,曾航湊近耳朵湊到夏勝朋嘴邊,要水?對對對水。

曾航拿起旁邊的一次性杯子,開水已經變成涼白開,他附身把手放在夏勝朋的脖子上,微微抬起她的頭杯口對著嘴,慢慢倒下去。

差不多有半杯了,曾航放下被子收回手。“夏勝朋。“他輕輕喊著,好好睡吧。

天明,夏勝朋慢慢的睜開眼睛,白色的天花板,但不像家里啊,她迷茫的轉動眼珠,時候醫院啊,原來被送到醫院了。

她偏過頭,毛茸茸的腦袋擱在床上,花色的襯衣,夏勝朋的眼睛瞬間就涌出淚。

曾航。

為什么你要對我這么好?為什么什么時候身邊的人都是你?

夏勝朋的淚水很快沾濕了枕頭,她動動手,想摸一摸曾航的臉。

有什么在臉上動來動去,曾航朦朧的睜開眼睛,瞬間清醒。“夏勝朋?你醒了?感覺怎么樣!“他起身按了床頭的鈴,夏勝朋醒了,總算醒了!

“我很好。“夏勝朋笑著說。

“曾航,我們結婚吧。“

“什,什么?你才醒,你想清楚了再說。“曾航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燒糊涂了?

醫生馬上就進來了,推開曾航做了簡單檢查。“嗯不錯,燒都退了,觀察觀察沒什么問題隨時就可以出院了。“

夏勝朋笑著看曾航,“你看,我很好,不要擔心了。“

曾航別別扭扭的用充滿紅血絲的眼睛看著地面,“誰擔心了。“被說出來還是很不好意思,尤其是剛剛那個話題之后這樣說,曾航不知道這個氣氛該說什么。

醫生說:“你男朋友可是擔心壞了啊。“

曾航剛條件反射的想反駁,夏勝朋就說了,“我以后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沒沒反對,剛剛說的是真的?醫生走了曾航湊過去還是不敢置信,“你掐我一下?“

夏勝朋也笑著說,“好啊。“反正就是這樣了,割舍不開不要割舍了,沒有必要再去掙扎糾結,她不過是一個想幸福的人。就這樣吧,讓她重生,就這樣吧,給自己可能,也給曾航可能。

這樣,可能比夏岄還要先結婚呢。

結婚啊,管他什么愛什么喜歡,她看著的是誰又如何,這些溫暖足夠一生,兩個人相互取暖能過每一個冬天。

所以通通不計較了,心里的溫柔感動泛濫成災,為什么曾周會和柳媚兒在一起她大概懂了。她只想笑,只想就這樣,這一生,就這樣,就足夠。

曾周已經在遙遠更遙遠的地方,她還愛著,或還依戀都罷了,眼前的人太像他,也不管了。讓她自私一點吧,原諒劫后余生的人,更怕失去這剩下的一盞燭火。

那就一生吧。余生,請你多多指教。

曾航眼睛瞬間更紅了,“你你你,你不要反悔!反悔也沒用了!我跟你說,你出院就結婚!結婚!“

夏勝朋倒是還是住了一個多月的院,有些腦震蕩,而且身體虛弱。

在夏勝朋住院的一個月后,曾周拉著行李回家了。一年了啊,久別的b市四季分明,他很懷念,那個南方的海南,有海有椰樹,熱情明快,只是,還是有太多的悲傷。到底,柳媚兒還是去世了,他照柳媚兒的意思,把骨灰從山上撒了下去。

最后,柳媚兒拉著他的手,溫柔的說:“曾周,你一定會幸福的,我會永遠陪著你。“下一秒,就緩緩閉了眼睛。

曾周忘不了柳媚兒的神情,虛弱的瘦骨嶙峋,笑的依然明艷動人。

曾周剛到家開了以前的手機,居然還沒有欠費,有電話剛好打進來,小叔?

“喂,小叔。“

“曾周啊,航航過些天要結婚,你到時候要來的吧?你們小時候還一起玩的!“

“好好我會來的,什么時候在哪兒啊?“曾航是嗎?都不太記得了只是有印象,小時候兩個人長的挺像,轉眼都要結婚了啊。

“在那個,啥,康莊酒店,下個星期一啊,到時候提前給你打電話。哎呀你的電話總算能打通了。“

“嗯,好,我知道了,電話聯系,之前不在這兒,出去了。拜拜。“

“行,拜拜。“

曾周掛了電話,風塵仆仆的回來太累,他又去床上睡了一覺,第二天早晨很早就醒來。在家里吃吃喝喝,悠閑的過了了幾天。

到了婚禮那天,曾周略微收拾去了酒店,“三樓啊。“曾周呢喃,來的有些遲,堵車了。交了禮金進去,曾航還沒有出來新娘都出來了是怎么回事?

曾周看著那個穿著紅色禮服的女人,頭發黑長,側面有點熟悉啊。女人徹底轉過來面對他,只是笑著跟旁邊人說話。

是夏勝朋?曾周一笑,她要跟曾航結婚嗎?世界還真是小。聽親戚說曾航現在讀研,很優秀,很有才華,夏勝朋找到了她的幸福吧。真好。

“誒,你回來了?你也來了?“楚旭拍著曾周的肩膀,要不是知道曾航還在路上,他幾乎不敢相信,曾周來了?

楚旭已經知道了,也明白了,夏勝朋和曾航在一起。他拉著曾周問:“你當初為什么不告訴夏勝朋,你離開還和柳媚兒一起,是因為柳媚兒得了癌癥,就快死了,而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和你一起離開,你為了滿足柳媚兒的愿望才走的。“

曾周有些驚訝他竟然會知道,的確,所有事情就是這樣,當年查出了柳媚兒得了癌癥,不久就快死了醫生說最多只有一年的壽命,而柳媚兒一直的愿望就是和他一起,離開這里去別的地方,他沒有理由再拒絕,也沒有必要再跟夏勝朋說就走了。

他笑笑換了個問題,“那你呢,你為什么不和夏勝朋在一起?你不是喜歡她嗎?“他還記得自己氣極的那一次,每一次,都是柳媚兒陪著他。

楚旭搖搖頭,笑著沒回答。因為什么?因為他懂,夏勝朋一直喜歡曾周,嫁人都嫁給一個和曾周差不多的人。可惜啊,兩個人就這么錯過了很多。

人慢慢多了起來,大概時間到了,他被小叔在人群里找到,卻還是固執的坐在后面,夏勝朋夏岄她們,也不會很開心看到他吧。

夏勝朋很美,拉著夏岄笑的甜蜜,旁邊有個小男孩,不知道跟夏岄什么關系,抱住她的腿,夏勝朋笑的更開懷了。

然后大概是曾航,紅色的西服慢慢從陰影里走出來,白皮膚,挺帥的,不對。

結婚典禮上,曾周看到曾航,才明白什么叫緣分弄人。

關于愛情,原來他們錯過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