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恩怨情仇 > 無悔青春
第60章 番外篇關于暢想唐勒樂的另一個結局(3)
作者:純心 | 字數:3430 字

習慣

大學生活已經過去四個月了,第一學期就快要見底了,天也逐漸冷了起來,大學生活的些許習慣也已經養成了。

每天上下學,夢悠揚會義不容辭的送她,天冷了夢悠揚會給她準備一杯熱熱的奶茶,下雨了,悠揚會給她撐著傘。大風呼嘯,悠揚會將自己的風衣為她披上。每隔幾天,他們會一起翹課,默契也就在這時間的見證下形成了。勒樂會乖乖的等著悠揚,即使是一人站在寒風中也不會懼怕。八卦男以前老是揪著勒樂緋聞不放,可總會得到“我們只是好朋友”的回應,漸漸的他也習慣了,會問勒樂“又和好朋友一起呀!”至少到目前為止,兩人還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兩人心中都已接受這個習慣的關系。

時光也在如它那么習慣的方式流逝著。

超越

一晃一年時光就這么過去了,勒樂和夢悠揚還像以前一樣。

“來了。”夢悠揚樣在校門口對著勒樂說。

“嗯。”勒樂也習慣著,和悠揚并肩離開。

正是春光明媚萬物復蘇的時候,下午他們沒有去上課,夢悠揚把勒樂約了出來,特別的到一個很有情調的飯店。

兩人就那么的習慣的品嘗飯食,夢悠揚突然開口說話了,“勒樂”悠揚試探性的叫了一聲,隨后死死盯著勒樂。

勒樂聽見他這個音調覺得有些不對,疑惑的抬起頭問他“怎么了?”

“其實,其實”悠揚有些支支吾吾,他還是鼓足了勇氣,“勒樂!能不能,我們能不能超越好朋友的關系?”他終于把這句話說了出來,這句在他心中藏了一年之久的話。

勒樂聽完愣住了,臉頰泛紅完全說不出話來。她依然默不作聲,繼續吃著自己碗中的飯菜,動作有些慌亂,她從沒想過如果除郝凜泉之外的人對她表白的話,自己要怎樣做。此時,她的心中亂極了,夢悠揚是個好人這點毋庸置疑,只是,她只想和他做朋友,永遠的朋友,如果她拒絕了,那么友誼還會存在么?她不想想下去了,還好有食物可以分散注意力。

夢悠揚只是盯著她,見她沒有想要回應的意向嘆了口氣說:“沒關系,那我們還做好朋友好了,呵呵。”悠揚笑了,笑的好蒼白。他也不再說話了,默默地吃著東西。

尷尬的午餐結束了,迎來了更加尷尬的時刻,兩人走路都顯得很不自然,以前習慣性的動作都顯得可笑至極。

“那個,悠揚我回家了,你乖乖的回學校吧。”勒樂說出了這樣一句話,之后就跑開了。

這次夢悠揚并沒有說什么,他沒有堅持,只是看著勒樂的背影離他越來越遠,漸漸模糊,隨后消失不見了。他的眼角濕潤了,他用手拭去淚珠,高高的把頭昂了起來。沒關系真的沒關系,我們還是朋友呀,還是好朋友,這樣就足夠了,真的足夠了。他心里是這么想的,眼淚還是把他出賣了。

之后的幾天,悠揚還是準時的在勒樂家門口等著她,雖然氣氛稍有不對,他們之間的習慣還是維持著。勒樂也欣然接受,畢竟已經喜歡上和悠揚一起上下學,即使是在大學里,還是喜歡準時的來回。

“我們去透氣怎么樣?”夢悠揚給勒樂發了一條訊息。

過了一會兒,終于,勒樂給了回復。“好。”

兩人去了那條充滿溫暖回憶的小吃街,還在那個充滿回憶的草地休息。

春風吹拂著大地,勒樂此時心情也十分舒暢。

廣場上放風箏的人好多,各式各樣的花花綠綠的,勒樂歡喜的看著風箏隨著清風搖曳,自由舒爽。

“嘿,勒樂又沒上課呀。”說話的八卦男。

“行了,你也一樣還好意思說人家。”這是馮紫如。

他們倆也一起來散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勒樂瞅著他們微笑。

“是呀,這是個好天氣,就出來轉悠一下。”勒樂說。

“你們好,是勒樂的同學吧。”夢悠揚問他們。

“是是是,你就是勒樂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吧,哈哈,我們就不打擾了。拜拜了勒樂。”八卦男識趣的要拽著紫如走開。

紫如不依他,“你自己去轉吧,我想和勒樂他們在一起。”勒樂瞬即坐了下來。

八卦男沒了辦法也就坐了下來,兩位女生坐在一起安靜的看天上飛著的風箏。

“嘿,我說老兄,怎么還跟勒樂是好朋友,不更近一步呢?”八卦男開始和悠揚聊天。

“勒樂更喜歡跟我做朋友。”悠揚笑著說。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綠色娃娃裙的女孩映入勒樂眼簾,那女孩放的是綠色燕子花樣的風箏,儼然和以前的她有幾分相似,雖然看見自己以前的樣子,心中想的卻是郝凜泉,那個穿白色西裝的男孩。

而此時,八卦男正和悠揚熱火朝天的聊著天,“你聽我說,女孩呀都是說一套做一套,勒樂絕不會只是想和你做朋友,據我的觀察是這樣沒錯,不然能整天讓你接她上學,都上大學了用得著么。”

八卦男的無心之言,被勒樂聽在心里,郝凜泉的樣子在她眼前矗立不動,聽到了那番話心中不悅,她發了瘋似的倏地起身“我才不稀罕你每天等著我上下學呢,我不喜歡不喜歡。以后,你別在做那么傻的事情了!”她呼喊出這些話之后,就很快的跑開了。

“勒樂,勒樂”后面的三人瘋狂的叫著她,她也不理。

“你快去追她呀!”八卦男對悠揚說。

悠揚只是停住了叫喊,默默的走開了。

“都是你,多什么嘴呀!”紫如責備八卦男。

“我,我哪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呀,我早知道,早知道,哎,我這張臭嘴真該打。”說著還抽了自己兩個嘴巴子。

勒樂跑回家,關上屋門眼淚不住的流,她想郝凜泉,非常非常的想念他,你現在在哪里?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勒樂心中纏繞著這些沒人回答她的問題。郝凜泉!勒樂在內心深處大聲的呼喊著這個名字,真的很希望他聽得見,希望他馬上來找她。勒樂心中的記憶,和凜泉的回憶,一幕又一幕,一次又一次浮現在她眼前,不管怎樣勒樂就是忘不掉他,忘不掉他們曾經的時光。

沉默

第二天,勒樂睡了個大懶覺,到了十點鐘才起來,她看看窗外,悠揚在那兒等著,她心中一沉給悠揚發了條短信息“今天我不去上課了,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來接我上學了,顯得我實在太丟臉了。”

她看見悠揚收到了短信,她看見他失望的樣子,他準備抬頭勒樂趕忙把身子縮了回來,不愿意與他對視,不敢看見他的樣子。就這樣,不知道過了有多久,勒樂收到了悠揚的回復“好”真是無比沉重的一個回答。勒樂重新站起身,看著窗外,看著悠揚遠去的背影,這一切都回不了頭了。

以后悠揚不再早早的接她上學,也不會在校門口等著送她回家。兩人恢復了朋友的關系,不在親密,不再膩在一起。不過還沒像上次那樣鬧的那么兇,兩人見面還是會相互笑笑打個招呼。八卦男再也不敢多話了,雖然看見兩人關系不太和諧也不敢拿來做話題。他想跟勒樂道歉,想跟悠揚道歉,不過他也明白,關鍵的問題不出在他這兒。雖然,勒樂還是會偶爾翹課,不過都是她一個人,不再和悠揚一起了。

后來,郝凜泉死了。勒樂知道了,如天塌下一般,無助的倒在地上,六神無主。這時,有一個人出現在她眼前,是夢悠揚。

“勒樂,人死不能復生。”悠揚低聲喃道。

“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你少管我,少管我!”勒樂沖他吼叫,發泄的吼叫。

夢悠揚不再做聲了,只是陪著她,陪她度過這段陰霾,等她重新振作起來。他看見勒樂哭了,如此的傷心,他就完全理解了勒樂對那個人的情誼有多么深厚。哭吧,勒樂,哭出來就好多了,如果可以接下來的路讓我陪著你,代替他陪著你。悠揚在心中默默地想著這些話。

幾天之后,勒樂接受了這個現實,她不再哭紅雙眼,只是在心里替他祈禱,在心里不停地想念他。她出門去,買了支風箏,綠色燕子花式,買了條裙子,是迷你的綠色娃娃裙,還有一套迷你的白色西裝。看著它們在一起,就仿佛他們在一起。剛回到家,就聽到門鈴響了,勒樂去開門,門外站著夢悠揚。

“是你呀,歡迎歡迎快進來吧。”勒樂把悠揚迎了進來。

悠揚手里還捧著一束玫瑰,他進屋以后將花遞給勒樂“勒樂,送給你的。”

勒樂猶豫了一下還是收下了,禮貌的答了一句“謝謝。”

接著,房間里面一陣沉寂。

還是夢悠揚先開口了,“勒樂,你現在應該好些了吧。”

勒樂點了點頭“我好多了,我可是唐勒樂,唐勒樂是很堅強的。”勒樂笑了起來,并沒有裝腔作勢,她現在的內心真的很快樂,因為她覺得自己并沒有失去凜泉。

“我,我還是有些是想跟你說”夢悠揚漲紅了臉,“我真的是鼓足的勇氣才敢說的,請你耐心的聽完。”夢悠揚堅定的看著勒樂。

勒樂笑著點了點頭。

“唐勒樂,我真的是很喜歡你,我喜歡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上學放學就像小孩子一樣。我想要永遠和你在一起。只要有你在,我就會開心。我知道現在我這樣說很自私,但是,那個人,那個人已經不在了,能不能,或者我請求你讓我接替他的位置。你想清楚了,再告訴我,一定要好好的想清楚。別的就沒事了,我先走了。”悠揚站起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勒樂把他攔住了。“我想我心里已經很清楚了。我可以現在告訴你。看看我剛才出去買的什么?這是一個小風箏呢,還有這些。”勒樂幸福的給悠揚展示她剛剛的戰利品,“我有這些陪著也就夠了,這是我們的回憶永遠會在我心中。我無法忘記郝凜泉,我的心就那么大只能裝下一個人,那個人就是郝凜泉,永遠永遠都不會變。”